扎克伯格:元宇宙 就是下一张互联网

极客公园 阅读 25990 2021-8-6 09:1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元宇宙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互联网的未来。

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词正在成为「风口」。

这是个 29 年前就存在的科幻概念,随着最近几年吸纳了日臻成熟的 AI、AR/VR、区块链等技术成果后,突然间就占领了创业者和资本的注意力。

号称「元宇宙第一股」的 Roblox,上市首日市值突破 400 亿美元,相比一年前估值涨了 10 倍;Epic Games 表示将投身元宇宙业务开发,轻松募资 10 亿美元;

如今,各家原本发展受阻的 AR/VR 公司言必称元宇宙,甚至社交应用们也插上一嘴,声称它们的目标是孕育自己的元宇宙。

现实的状况是,有远见的人也未必能在一场变革的早期,描述它的全貌。而更普遍的现象一定是有人借它包装业务,有人把它当成笑料。

所以,元宇宙到底是什么?我们最应该关注元宇宙可能带来的哪些变化?

最近,月活达到 29 亿(超过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的 Facebook 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接受 The Verge 采访时毫不掩饰他是元宇宙的信徒。更关键的是,他给这个可能的未来,圈出了一些真正值得关注的重点。

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

出版于 1992 年的《雪崩》,是 Facebook 的高管们的必读书。「元宇宙」一词就出自这本科幻小说。在小说中,人类通过「avatar」(数字替身),在一个虚拟三维空间中生活,作者将那个人造空间称为元宇宙。它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就像《头号玩家》中的「绿洲」那样。

业界对元宇宙的共识是:它是从互联网进化而来的一个实时在线的世界,是由线上、线下很多个平台打通组成的一种新的经济和文明系统。比如,《头号玩家》中的主角会在「绿洲」里线上买装备,线下收货;无数人线下挣钱就为了买线上的装备,更有人在「绿洲」里为「IOI 公司」线上打工挣钱等等,都是比较典型的元宇宙「新经济形态」的特征。

在元宇宙里,很重要的一点是人和公司都可以创作内容和体验,也可以发起交易。这听起来似乎并不新鲜,在今天的游戏世界里已经存在了。毕竟联机游戏的乐趣,就来自于其他人的行为对玩家和游戏世界的影响,游戏内的交易系统也早就是「标配」。

但扎克伯格看到的显然不是一个更庞大更复杂的「游戏世界」,他认为互联网是时候该衍生出一个新世界了。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已能满足人们从起床到睡觉期间的各种需求。因此,我不认为元宇宙的首要目的是让人们更多地参与互联网,而是让人们更自然地参与互联网

扎克伯格:元宇宙 就是下一张互联网

Facebook 自从 2016 年以 20 亿美元买下 Oculus,他们在 VR 业务上的研发投入从每年 59 亿美元加码到现在近 185 亿美元|视觉中国

扎克伯格认为这个进化的核心动力,是体验的进步。他告诉 The Verge,VR 技术能让人获得各种难以通过二维应用或网页实现的体验,例如跳舞,或不一样的健身方式。简而言之,VR 让人们在虚拟世界里更有「在场」的感觉,能够自然和准确模拟人在现实世界的行为。

扎克伯格说的「自然」,除了指 VR 技术能提供的「临场感」,还包括用户能够更无摩擦地接入多个平台。「元宇宙不仅仅是 VR。它能通过所有不同的计算平台访问:VR、AR,也包括 PC、移动设备和游戏主机。」也就是说,人们能随时随地进入元宇宙。

扎克伯格不断强调,元宇宙不仅仅是游戏,「我们相信它是移动互联网的继承者。你能够用所有不同的设备,从不同保真度水平去访问元宇宙。」在他看来,这会是一个永续的、实时的,且无准入限制(多终端)的环境。「把元宇宙想象为一个实体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你整个人就身在其中。」扎克伯格说。

扎克伯格明确表示接下来 5 年 Facebook 要变成「元宇宙公司」。有意思的是,从组织架构上看,Facebook 的元宇宙部门是在其 VR 业务之下的二级部门。所以,说「元宇宙是小扎对 VR 业务的新包装」并不为过

不过扎克伯格还是有他自己的逻辑。结合采访中扎克伯格对 VR 提及的密度,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扎克伯格认为如果元宇宙核心是「互联网体验」的升级,那么一定需要先有合适的设备做入口。就像没有智能手机,就没有蓬勃的移动互联网一样。所以他认为 Facebook 要走向下一个时代,这个 VR 设备以及其生态,是最值得抓的要点。

「扎克伯格认为他投身 VR 硬件,其实就像马斯克投身火箭一样,是在建设通向新世界的关键工具。」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这样点评,「当然,一个是想定义人类在这个星球的下一步,一个是想推动人类走出这个星球的下一步。」

但 VR 真的是那个入口吗?业界也有一派坚信,游戏才是目前这个时代最好的元宇宙入口。比如腾讯 IEG 设备与平台部商业分析团队负责人杨彦哲表示,「从行业规律、用户属性、技术准备等方面综合考虑,由游戏公司引领的可能性最高。

他认为一个高度拟真化的开放大世界,匹配的用户是追求新奇的年轻用户,目前已经有《堡垒之夜》演唱会这种成功的早期尝试出现。游戏和泛娱乐化内容吸纳用户,平台提供底层创作工具后,会有大量的 PGC 和 UGC 内容生产出来并获益。接下来,平台汇聚到足够 C 端流量和用户时长后,并把线上交易平台广泛接入虚拟世界,同时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货币形成汇兑机制,在这个阶段,会出现电商、生活服务、金融深度融合。

很明显,腾讯和 Facebook 都看到了这「下一张互联网」的大局,但 Facebook 要用 VR 设备做桥头堡,而腾讯毫无疑问把游戏定义为突破口。

开发自己的元宇宙,很可笑

去年,长期研究元宇宙的风险投资家 Matthew Ball 提出了决定元宇宙的几个关键特征:

1、元宇宙必须跨越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

2、形成一个完全成熟的经济体;

3、提供「前所未有的交互性」(用户通过创建的虚拟形象在元宇宙中实现与现实相近的交互体验);

4、更关键的是,元宇宙将由许多不同的参与者以去中心化的方式运营,而不归属于某个公司。

扎克伯格也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他认为元宇宙必须具有互通性和可移植性:「你有自己的虚拟化身以及虚拟物品,可以瞬间移动到任何地方,而不是被困在某家公司的产品中。」像 W3C 万维网标准协议一样,元宇宙需要构建一个通用的协议让每家公司在共同且互通的宇宙进行开发。

从这个视角看,《头号玩家》就显得不够元宇宙了。「绿洲」那个包含众多世界的元宇宙,竟然是由一家公司创造,并让它形成单一控制力,这显然不是元宇宙未来的形态。

扎克伯格说:「在未来,如果听到某家公司在开发自己的元宇宙,就相当于现在你听到某家公司在开发自己的互联网一样可笑。」

同时,现在最「元宇宙概念股」的 Roblox 和 Epic Games 也都认为,元宇宙必须具备去中心的、避免被少数力量垄断的基因。

Roblox 联合创始人 Neil Rimer 就提出:「元宇宙的能量将来自用户,而不是公司。」Roblox 被认为是目前最贴合元宇宙概念的平台,是平均日活用户达 3260 万的创作游戏社区平台。Roblox 业态非常特殊,兼具游戏、开发、教育属性,它既向玩家提供游戏,也免费提供让玩家自己创作游戏的开发编辑器。Roblox 的社交属性,用户自行输出内容的形式,实时参与,独立闭环经济系统等特点均贴合元宇宙概念。

Epic CEO Tim Sweeney 也强调:「元宇宙并非出自哪一家行业巨头之手,而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共同创作的结晶。」

虽然扎克伯格信仰元宇宙的重要原因是为了 Facebook 下一个十年的繁荣,但他显然也认同元宇宙不是一家公司能掌控的东西。扎克伯格先从硬件这个「通向元宇宙的交通工具」入手,表示已经和微软以及一些有助于此的公司成立了一个 XR 联盟,致力于促进产业的发展以及标准的制定等事务。但他也说,「不否认这只是美好的愿景,有些公司会坚持封闭。」

这恰恰也是元宇宙这个逻辑上的「更好的互联网」面临的最大问题。互联网技术和协议本身是开放的,但互联网的商业世界却大多是封闭的。

《头号玩家》里人们在各个虚拟世界穿梭,但有着统一的账号身份、好友关系、实时联通的数据流动、资产流转。这在今天的互联网世界里就是不存在的,比如,你在支付宝上的信用分和腾讯体系的个人信用数据就不是联通的,而你在微信上的好友关系和沟通记录(记忆),是不被允许导入到抖音的好友系统中的。

MetaApp CEO 胡森接受采访时说:「元宇宙实现的前提是互通互联(interoperability)和统一人格。不互通互联,大家散落在不同村落里面,就没有商贸、没有分工、没有规模效应,也就没有工业时代;不互通互联,大家散落在不同局域网里面,就没有门户、没有搜索引擎、没有社交网络,也就没有信息时代;同样的,不互通互联,大家散落在不同互动内容里,就没有统一 avatar、没有交友、没有虚拟资产沉淀,也就没有元宇宙。」

如此宏大的元宇宙如何实现让主流科技公司彼此合作,一起共建?如何说服全球的监管机构,建立有效的管理规则,让他们相信互联网公司们打造的世界对社会是有利的。

新的协议和去中心化的技术,就成了一个核心的问题为了支撑身份、数字资产和经济系统,元宇宙需要借助区块链技术,来建立公信力。有行业人士表示,NFT 成为新的价值承载物,使虚拟物品资产化,从而实现数据内容的价值流转。通过映射数字资产,从此线上的装备、装饰、土地产权都有了可交易的实体;而 DeFi 高效可靠的金融系统能够加速元宇宙的构建。用户的金融操作不受地理、经济水平、信任限制。通过智能合约,能够自动自主执行,规避黑箱操作。

如果这个核心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可以说通向真正的元宇宙设想,让元宇宙成为下一张互联网,甚至下一个人类社会经济的新形态就很难最终发生。

所以,Facebook 的路线图是什么?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Facebook 与苹果和谷歌相比既没有硬件,也没有操作系统。不难体会到扎克伯格想牢牢抓住下一个时代的心焦。「我们之所以在 AR/VR 方面投入这么多,原因之一是智能手机差不多是与 Facebook 同期诞生的,我们并未在这些平台的开发中发挥太大的作用。」扎克伯格说道。

2014 年 1 月,他造访了彼时成立不到两年的 Oculus,当他第一次戴上 Oculus Rift 这款头盔时,他说了一句:「你要知道,这就是未来。」

后来,Facebook 自从 2016 年以 20 亿美元买下 Oculus,他们在 VR 业务上的研发投入从每年 59 亿美元加码到现在近 185 亿美元。近年推出的 Quest 系列更是凭着优秀的性能和相对低廉的价格,现如今称霸 VR 设备市场,市场份额达到 79%。Oculus 头盔的销售额去年为 Facebook 贡献了约 10 亿美元的收入。

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曾经在 2 年前在 Facebook F8 大会上询问 Facebook VR 负责人什么是扎克伯格心中的 VR 设备爆发的临界点?他的回答是:「售价在 200 美金以内,销量达到 1000 万台一年,我们觉得这会是临界点」

Oculus Ouest 2|Facebook

现在,起售价 299 美元的 Quest 2 已经无比接近这个数字。据投行 Evercore 分析,Quest 2 首年销量将超 800 万台。Facebook Reality Labs 副总裁 Andrew Bosworth 告诉媒体,Quest 2 上市六个月,销量就超过了之前所有 Oculus 头显总和。

也恰恰在这个时候,扎克伯格先是公开宣布元宇宙战略,其后 Facebook 宣布成立数百人的元宇宙产品组,小组由 Instagram 副总裁领导,隶属虚拟现实小组 Reality Labs。

目前,Facebook 已经把全公司 5 万名员工的五分之一的人力,投入在了 AR/VR 业务上。并且在 Facebook 2021 年 Q2 财报电话会上,管理层表示未来将以每年投入数十亿美元的力度加快布局元宇宙。

扎克伯格在电话会上说道,建设元宇宙需要有新的协议和标准、新的设备、新的芯片、新的软件,从渲染引擎到支付系统,都需要投入建设。这需要很多年,但参与建设的公司能获得巨大的价值。

具体到 Facebook,扎克伯格说,「目前,我们的重点是帮助发展社区,扩充参与到元宇宙和虚拟现实建设的人」。他认为,数字产品和创造者能带来的经济能量是巨大的,「未来人们通过自己的头像、数字服装,购买的虚拟商品,体验的应用程序穿梭于各个小世界,借此表达自己。」Facebook 的 VR 硬件到达临界点后,虚拟世界里的数字内容消费就变得迫在眉睫了。

rct AI COO 吴显昆表示,「吸引用户进入到元宇宙的一个关键就在于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要有东西可以去消费,只有用户在这个世界中可持续停留才更具实质性意义。从另外一方面来讲,元宇宙关键点不在于用什么界面、搭建的模型是否足够真实,这些都只是一种创作手段。」

在数字化和内容的创造、消费和生态之外。扎克伯格接下来准备花精力去解决的核心问题有三个:

首先是沉浸式终端 AR/VR 的继续进步。然后是提供底层支持的云和 AI,因为云让各种终端都能随时随地接入,AI 能提高用户在虚拟世界的实时拟真度。除此之外,还需要一套能流通新形态货币的金融体系。

回望过去几年,这三者 Facebook 均有布局。除了重金投入 AR/VR 业务,Facebook 还在 2017 年推出 AI 框架 PyTorch,一度有赶超最受欢迎的 Tensorflow 的趋势。另外,Facebook 早就开始有数字货币项目 Libra 等尝试。

Facebook 可能在想,未来可以通过售卖 AR/VR 硬件,提供 AI 服务,构建起社区和生态后抽取一定的佣金等方式获利。随着 VR 设备离爆发临界点越来越近,扎克伯格对他想象的未来也就越发坚定。

扎克伯格:元宇宙 就是下一张互联网

1995,比尔·盖茨在节目上回答「互联网是什么」|David Letterman Show

1995 年,比尔·盖茨在一档脱口秀节目上聊尚处在婴儿时期的互联网,对于互联网能用来做什么,他看起来尽力了但也只能解释个大概:「人们可以自由发布信息,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主页,有公司在上面,还有最新的资讯,那里发生的事情太疯狂了……那真是一个 big new thing。」

但当时的主持人反驳,他们已经有收音机,也能订阅杂志,为什么还需要「互联网」去替代生活里已有的东西。底下观众摆脱不了「当下即是最好」的默认思维,都讥笑盖茨,后者招架不住,只好陪着尬笑。

扎克伯格:元宇宙 就是下一张互联网

盖茨和扎克伯格曾被看作两代极客的代表人物|WIRED

2010 年,一老一少联袂作为「极客力量」的代表,登上《连线》杂志封面的盖茨和扎克伯格,在时代跨越的时刻,或许注定要面对类似的画面。

即便他们看到的未来是对的,但让这个未来被更多人理解,依旧需要时间。而更关键的问题是,他们看到的时代,是否真的属于他们?

btcfans公众号

微信扫描关注公众号,及时掌握新动向

来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
1.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
2.本文版权归属原作所有,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凯时kb88真人的观点或立场
上一篇:EIP-1559 升级近在咫尺 以太坊能否旧貌换新颜? 下一篇:DeFi保险解读上篇:Cover沉舟千帆过

相关资讯